測量人印象
  作者:種衛明  時間:2021-07-17  點擊量:   
【字體:

現實中,有一群眼神堅定明亮的人用腳步丈量世界,用汗水灑遍神州,代代相傳繼往開來。今天高樓拔地而起、地鐵高鐵網絡縱橫……他們功不可沒,讓我們走近、了解他們身后的故事。

“黑”——黑且亮的膚色。

初次見到出外業的測量人,免不了會因他們黝黑的皮膚而吃一驚。如果沒在太陽下曝曬幾年或幾十年,這種大面積的“黑”是出不來的。“烈日炎炎,踩在滾燙的路上,感覺就像一條魚在鍋里煎”,測量人這樣調侃“恐怖”的經歷,這輩子能保全“清白”的恐怕只有腳底板了。

“無底洞”——要問誰能喝水多,測量隊里一大窩。

在測量隊,好多人都有喝了五、六瓶礦泉水一整天還不用上廁所的能力。原因是夏天到外面作業,頂著火辣的太陽,喝下的水全成了汗揮發了。難怪一天到晚翻山越嶺的測量人毫無后顧之憂——從來不用費心找廁所。

儀器——俗話說得好,每一個成功的測量人背后都有一架儀器。

別小看這些體積不大的儀器,它們準確精巧,有的身價高達幾十萬。對測量人來說,儀器就是他們相依為命的另一半,人和儀器相輔相成、形影不離。有空去測量人的辦公室轉轉,他們身邊小心安放著儀器箱,你要不小心蹭到了,他們準會心疼得說你好幾句。

雙重勞動——指的是體力勞動與腦力勞動并重。

上世紀80年代,人們十分羨慕“坐辦公室的”,儼然只要上班環境在寬敞明亮的辦公室,就與體力勞動一刀兩斷了。可測量人就是這么一群既在窗明幾凈的辦公室里辦公,一邊卻又在現場干著繁重體力活的人,這與他們的工作性質息息相關。所有的原始信息都要到實地測量、收集,收集回的信息還要經過電腦修正、轉化,才能成為對城市建設有用的資料。這決定了測量必須由外業和內業(制圖)兩個方面共同組成,誰缺了誰都不行,是名符其實的體力與腦力并重的行業。

大草帽——一件非常重要的道具。

城里人在張藝謀電影里才能看到的那種黃色的、手工編織、通常還用紅漆刷了兩筆的大草帽,在測量隊里多的是,人手一頂,功能當然是遮陽。最奇怪的是,大草帽一戴在別的人頭上,一陣微風就能吹跑,戴在測量人頭上時帽繩都不用系卻穩如青松,原來連草帽都偏心啊。大草帽非常實用,晴天遮陽,雨天擋雨,去野外還能趕蚊子,簡直可以配上“測量伴侶”的稱號。

加班——外業隊辛苦一天,帶回的實地數據全匯總到計算機上進行處理,制成圖像信息。

等外業收工回來一般都晚上六、七點,別的部門都下班了,可對于測量人來講,這時候就是新的工作的開始。為了趕進程,早就沒什么“按時下班”的概念,只要沒什么緊要事,就留在辦公室里制圖,反正活兒總是有得干,你不抓緊就做不完,天天如是,年年如是,無論哪一天,只要晚上十點前到辦公樓轉轉,燈總是亮著,比夜空的星星還要清醒。

活地圖——測量人有很多的“超能力”

比方說記憶力出其的好,七、八年前在郊外埋下的一個控制點,現在那地方樓房都密密麻麻了,可他稍稍思索一下,就能徑直找到了,比雷達還準。才來過一兩次的鄉間小路,彎彎曲曲,四周的房子農田幾乎一模一樣,他們也能分辨得出,這條是通往哪個村的,那條又是通到那個山頭的。不得不佩服他們,不知道他們是靠什么辨認這些紛繁復雜的路形地貌,難道這些人腦子里都有一臺GPS定位儀嗎?

風火輪——測量人走路,你得小跑才跟得上,而且還是他扛著30多斤儀器的情況下,輕裝上陣,你更不是對手了。平日里在外干活,太陽那個曬啊,不走快點怎么行?任務那個重啊,走快點才能涼快些,測量人日行十里,夜行八里的功夫就是這樣一天天用腳板底磨出來的。

短命的鞋——損耗最厲害時,兩個月就得扔一雙鞋。

測量人出去放線,碰上刮風下雨,頂著小雨還要繼續測,收工后鞋里鞋外全是水和泥沙,真是名符其實的“拖泥帶水”。測量人的腳就是“量天尺”,每天行程數公里,下農田、爬山、走泥地是常有的事,什么鞋能受得了這樣的“折磨”?

永遠干凈不了——工作服

去到野外免不了沾泥帶土,好的衣服不敢穿,就穿上單位發的工作服。次是次點,但是沾泥、擋刺、吸汗它都義不容辭,還不會讓你心疼。被太陽曬褪色了、臟了來不及洗都不要緊,穿在測量人身上,就別指望干干凈凈了,除了汗就是泥。

受傷——太陽曬傷,狗咬傷,馬蜂蟄傷,野草割傷,掉到洞里摔傷......去測量隊問問,誰的身上沒有一丁點傷痕?這種情形,在大城市里舒舒服服吹空調上班的人們是很難想象的。去到雜草叢生、人煙稀少的野外測量,受傷不是小心翼翼就能防止得來的。傷痕已經成為測量人密不可分的宿命,他們是容易受傷的男人,卻從未拒絕過受傷。

瞇眼——有種說法,說生物學家一定是右眼小,左眼大,因為他總是瞇起右眼看顯微鏡。其實,測量人也有類似的習慣,因為所有儀器都是要瞇起一只眼去觀測的啊。有的測量小伙子雖然年齡不大,但眼瞇久了,眼尾硬生生長出幾條皺紋來,讓他的年齡一下變得撲朔迷離。

鐵人——攝氏37度,太陽暴曬,扛著二、三十斤的儀器走上幾公里,如果這些都累不垮你的話,再打場籃球賽如何?測量人的體力充沛程度讓人目瞪口呆,一天的外業下來,人還精神抖擻,甚至嚷嚷著要打籃球、踢足球。人適應環境的潛力真是不可估量,當初剛畢業的小伙子,走一段路還要歇一會,現在一個個成了結結實實,跑不死,累不垮的鐵人。

透支——測量,其實是個透支的行業,透支著體力,也透支著青春。

來到測量隊,就與夜以繼日的辛勞結下了不解之緣,心甘情愿地讓汗水成倍地揮灑,讓白發早早滋生。在他們火熱的青春里,每道年輪都刻下了對這份事業無盡的執愛,一路走來淌下的汗水,每一滴都像鉆石一樣發光。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国产天天操